手機細覽 _廣東省人民檢察院發(fā)布高質(zhì)效辦理毒品犯罪案件典型案例
今天是:
News GDPP
當前位置:首頁(yè)>新聞中心>焦點(diǎn)新聞
廣東省人民檢察院發(fā)布高質(zhì)效辦理毒品犯罪案件典型案例
時(shí)間:2024-06-25  作者:  新聞來(lái)源:陽(yáng)光檢務(wù)網(wǎng)  【字號: | |

近年來(lái),廣東檢察機關(guān)深入貫徹落實(shí)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禁毒工作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加強與公安機關(guān)、審判機關(guān)在毒品刑事辦案中的協(xié)作配合,努力提升在涉毒資產(chǎn)查處、懲治新型毒品、寄遞毒品犯罪、加強法律監督等方面的能力,案件質(zhì)效不斷提高。為進(jìn)一步發(fā)揮典型案例引領(lǐng)、示范、警示效應,提升群眾尤其是青少年識毒、防毒、拒毒意識,在第37個(gè)國際禁毒日來(lái)臨之際,現將“陳某南、梁某輝等人販賣(mài)毒品、洗錢(qián)案”等6件高質(zhì)效辦理毒品犯罪案件典型案例予以公布。


案例一

陳某南、梁某輝等人販賣(mài)毒品、洗錢(qián)案


【關(guān)鍵詞】

販賣(mài)毒品 洗錢(qián) 追訴漏犯漏罪 追繳涉毒資產(chǎn)

【基本案情】

被告人陳某南,男,1996年出生,無(wú)業(yè)。

被告人梁某輝,男,1995年出生,無(wú)業(yè)。

被告人吳某堅,男,2002年出生,無(wú)業(yè)。

被告人吳某鏗,男,1997年出生,務(wù)工。

被告人陳某琛,男,1992年出生,務(wù)工。

被告人嚴某妹,女,1965年出生,無(wú)業(yè)。

2020年9月13日至2022年9月10日期間,被告人陳某南單獨或指使被告人梁某輝、吳某堅在廣東省肇慶市四會(huì )市、佛山市三水區向葉某某、黃某某、李某某等人販賣(mài)毒品。經(jīng)查實(shí),被告人陳某南販賣(mài)毒品135次,共計販賣(mài)MDMA片劑(俗稱(chēng)“搖頭丸”)84.075克、含MDMA成分的粉末(俗稱(chēng)“奶茶”)27.46克、毒品氯胺酮120.29克,販毒金額共計人民幣164550元;被告人梁某輝協(xié)助被告人陳某南販賣(mài)毒品22次,共計販賣(mài)含MDMA成分的粉末1.7克、氯胺酮18克;被告人吳某堅協(xié)助被告人陳某南販賣(mài)毒品1次,即販賣(mài)含MDMA成分的粉末1.72克、氯胺酮1.03克。

2022年9月27日,公安人員在被告人陳某南處扣押了一輛用毒資購買(mǎi)的價(jià)值人民幣163000元的寶馬牌小汽車(chē)。

案發(fā)期間,被告人陳某南為逃避司法機關(guān)追查,以及掩飾、隱瞞毒品犯罪所得的來(lái)源及性質(zhì),長(cháng)期使用被告人陳某琛實(shí)名認證的微信賬號溝通毒品交易事宜及收取毒資,使用被告人陳某琛、嚴某妹、吳某鏗與吳某堅的微信收款碼收取毒資,指示被告人梁某輝將共同販毒所得的部分毒資轉化為現金,共計人民幣124250元,其中2021年3月1日后共計人民幣112350元。被告人梁某輝、吳某鏗、陳某琛、嚴某妹明知是毒品犯罪所得,仍按照被告人陳某南指示收取、轉移。其中,被告人陳某南洗錢(qián)數額為人民幣112350元,被告人梁某輝洗錢(qián)數額為人民幣4050元,被告人陳某琛洗錢(qián)數額為人民幣78100元,被告人嚴某妹洗錢(qián)數額為人民幣26000元,被告人吳某鏗洗錢(qián)數額為人民幣13800元。

【訴訟及履職過(guò)程】

2023年3月1日,廣東省佛山市三水區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陳某南犯販賣(mài)毒品罪、洗錢(qián)罪,以被告人梁某輝犯販賣(mài)毒品罪,以被告人吳某堅犯販賣(mài)毒品罪,以被告人吳某鏗、陳某琛、嚴某妹犯洗錢(qián)罪依法提起公訴。4月12日,補充起訴陳某南25宗販毒事實(shí),梁某輝1宗販毒事實(shí),并追加認定梁某輝洗錢(qián)罪。6月1日,廣東省佛山市三水區人民法院以陳某南犯販賣(mài)毒品罪、洗錢(qián)罪數罪并罰合并執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沒(méi)收財產(chǎn)人民幣十五萬(wàn)元、罰金人民幣一萬(wàn)元,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以梁某輝犯販賣(mài)毒品罪、洗錢(qián)罪數罪并罰合并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wàn)四千元;以吳某堅犯販賣(mài)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個(gè)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wàn)元;以吳某鏗犯洗錢(qián)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以陳某琛犯洗錢(qián)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wàn)元;以嚴某妹犯洗錢(qián)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gè)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wàn)元;認定在陳某南處扣押的寶馬牌小汽車(chē)是涉毒資產(chǎn),予以沒(méi)收,上繳國庫。6名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訴,檢察機關(guān)未提出抗訴,一審判決已生效。

(一)注重電子數據的精細審查,依法追訴漏犯。在案件辦理中,檢察機關(guān)注重對涉案聊天記錄等電子數據的審查,鎖定漏犯梁某輝,并查實(shí)其涉嫌協(xié)助陳某南販賣(mài)毒品的事實(shí),成功追訴漏犯。同時(shí),通過(guò)審查購毒人員梁某良交易記錄,發(fā)現其交易流水規律,鎖定其轉售毒品嫌疑,引導公安機關(guān)補充相關(guān)證據,后梁某良因犯販賣(mài)毒品罪被判刑(另案處理)。

(二)引導公安機關(guān)擴線(xiàn)偵查,追加大量遺漏罪行。充分運用偵查監督與協(xié)作配合工作機制,引導公安機關(guān)擴線(xiàn)偵查,從最初提請批準逮捕的3宗販毒事實(shí)、移送審查起訴的9宗販毒事實(shí),到最終認定135宗販毒事實(shí),成功追加100余宗遺漏罪行。通過(guò)梳理總結毒品交易規律,引導公安機關(guān)鎖定購毒人員寧某某、梁某某,從而增加追訴陳某南販毒事實(shí)20宗、梁某輝販毒事實(shí)8宗。

(三)深挖毒資毒贓流轉路徑,依法追訴洗錢(qián)犯罪。針對明知是毒資,還提供資金支付結算賬戶(hù)收取毒資,允許將涉毒資產(chǎn)登記在自己名下等行為,引導公安機關(guān)圍繞洗錢(qián)罪全面收集證據,依法認定吳某鏗、陳某琛、嚴某妹3人的洗錢(qián)犯罪。對于販毒人員利用他人資金支付結算賬戶(hù)收取毒資、套現等逃避偵查的行為認定為自洗錢(qián)犯罪,依法追加陳某南和梁某輝自洗錢(qián)犯罪。

(四)加強涉案財物審查,成功追繳涉毒資產(chǎn)。對于在陳某南處查扣的寶馬牌汽車(chē),陳某南在偵查階段否認車(chē)輛為其本人購買(mǎi)。審查起訴階段,檢察機關(guān)經(jīng)全面審查涉案財物證據,認定該汽車(chē)為涉毒資產(chǎn),在事實(shí)和證據面前,陳某南承認該汽車(chē)使用毒資163000元購買(mǎi)。檢察機關(guān)向法院提出對涉案財物予以沒(méi)收的處置意見(jiàn),得到法院裁判采納。

【典型意義】

檢察機關(guān)辦理毒品犯罪案件,要充分發(fā)揮偵查監督與協(xié)作配合機制作用,引導偵查機關(guān)全面收集、補強證據,高度重視對交易電子數據的甄別和審查,主動(dòng)篩查疑似犯罪人員的電話(huà)號碼、微信賬號等身份信息,總結毒品交易規律,積極追訴漏罪漏犯。堅持“一案雙查”,針對出于掩飾、隱瞞毒品犯罪所得的目的,借用他人資金支付結算賬戶(hù)收取毒資、套現等行為,依法認定自洗錢(qián)犯罪。同時(shí),檢察機關(guān)要注重毒品犯罪“打財斷血”工作,引導偵查機關(guān)收集涉案財物證據,溯源查明資產(chǎn)的來(lái)源,依法認定并追繳涉毒資產(chǎn),向法院提出涉案財物處置意見(jiàn)。


案例二

劉某永販賣(mài)毒品、容留他人吸毒案


【關(guān)鍵詞】

販賣(mài)毒品 容留未成年人吸毒 依托咪酯 綜合治理

【基本案情】

被告人劉某永,男,1996年出生,務(wù)工。

2023年10月6日至2023年10月8日期間,被告人劉某永多次販賣(mài)含毒品依托咪酯煙彈給楊某茵(未滿(mǎn)十八周歲)、韋某健和李某宇。被告人劉某永還分別于2023年10月7日、2023年10月8日容留楊某茵、楊某娟(均未滿(mǎn)十八周歲)在其位于廣東省高州市某鎮某公寓的出租屋內吸食含毒品依托咪酯上頭電子煙。2023年10月9日,高州市公安局民警將被告人劉某永抓獲歸案,并扣押劉某永煙彈一個(gè)、電子煙槍7支。經(jīng)鑒定,送檢的煙彈含有依托咪酯成分。經(jīng)尿液檢測,劉某永、楊某茵檢測結果均呈依托咪酯陽(yáng)性。

【訴訟及履職過(guò)程】

2024年1月4日,高州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劉某永犯販賣(mài)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依法提起公訴。同年2月25日,高州市人民法院以販賣(mài)毒品罪判處劉某永有期徒刑三年二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判處劉某永有期徒刑八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數罪并罰后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六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wàn)元。被告人劉某永當庭表示認罪認罰,服判不上訴,目前該判決已生效。

(一)積極引導偵查取證,準確認定新型毒品犯罪。自2023年10月1日起,國家藥監局、公安部、國家衛健委正式將依托咪酯列入第二類(lèi)精神藥品目錄,本案為依托咪酯列管后高州市司法機關(guān)辦理的首批案件,檢察機關(guān)及時(shí)依法提前介入,與公安機關(guān)共同分析研判,全面收集關(guān)聯(lián)電話(huà)、短信、微信聊天記錄、轉賬記錄等客觀(guān)證據印證被告人的主觀(guān)明知,重點(diǎn)引導公安機關(guān)對所查獲的煙彈和被告人劉某永等人的尿液進(jìn)行鑒定,明確被告人劉某永販賣(mài)及吸食的物品均為毒品依托咪酯,為后續準確處理提供堅實(shí)證據基礎。

(二)全面審查關(guān)聯(lián)證據,全鏈條打擊新型毒品犯罪。公安機關(guān)根據檢察機關(guān)提出的意見(jiàn),調取被告人劉某永手機微信聊天及轉賬記錄,系統梳理本案“含依托咪酯電子煙”的販賣(mài)、運輸及終端消費過(guò)程中涉及的人員情況,深挖查實(shí)終端購毒者李某宇從被告人劉某永處購入“含依托咪酯電子煙”后,在其位于廣東省高州市某鎮某村的家中二樓大廳容留韋某健、楊某娟、劉某吸食“含依托咪酯電子煙”的行為,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目前李某宇犯容留他人吸毒罪被高州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判決已生效。

(三)依法適用認罪認罰,精準確定量刑建議。檢察機關(guān)根據被告人劉某永案件事實(shí)、犯罪情節,結合類(lèi)案檢索系統輔助精準量刑,積極開(kāi)展釋法說(shuō)理工作,告知新型毒品犯罪的社會(huì )危害性及認罪認罰法律后果,促使劉某永真誠認罪悔罪。庭審期間,檢察機關(guān)再次強化釋法說(shuō)理工作,被告人劉某永表示自愿認罪認罰,實(shí)現良好辦案效果。

(四)聯(lián)合開(kāi)展未成年人涉毒問(wèn)題專(zhuān)項排查,能動(dòng)促進(jìn)綜合治理。針對本案“含依托咪酯電子煙”向未成年人滲透的問(wèn)題,檢察機關(guān)多次與公安機關(guān)、教育局、市場(chǎng)監督管理局等相關(guān)職能部門(mén)會(huì )商,形成合力,加強對現有案件中犯罪線(xiàn)索的深挖,督促公安機關(guān)在全市范圍內對涉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情況進(jìn)行專(zhuān)項排查,對排查中發(fā)現的未成年人吸食毒品的相關(guān)情況形成臺賬并予以跟蹤回訪(fǎng)。同時(shí)深入推進(jìn)“法治進(jìn)校園”工作,開(kāi)展校園禁毒教育專(zhuān)題講座,加強未成年人毒品預防教育,構建全覆蓋毒品犯罪預防教育體系,筑牢抵御毒品犯罪的堅實(shí)防線(xiàn)。

【典型意義】

本案屬于新型毒品犯罪案件,所涉毒品“依托咪酯”系2023年10月1日被列入國家管制,該種毒品具有極高的致幻性、成癮性,且常常偽裝在普通電子煙之中,具有極強的欺騙性和迷惑性,極易誘導未成年人吸食成癮。對新型毒品犯罪,檢察機關(guān)要堅持依法提前介入,引導公安機關(guān)依法全面收集、固定證據,特別是督促公安機關(guān)按照法定程序及時(shí)完整提取電子數據,完善證據體系,夯實(shí)證據基礎。對關(guān)聯(lián)犯罪線(xiàn)索,要深挖線(xiàn)索證據,確保全面打擊犯罪。同時(shí)結合被告人多次販賣(mài)毒品等情節,按照罪責刑相適應原則,依法提出精準化量刑建議,助力審判提速,優(yōu)化司法資源。同步開(kāi)展未成年人涉毒問(wèn)題專(zhuān)項排查,深入推進(jìn)法治宣傳,切實(shí)增強未成年人識毒、防毒、拒毒意識和能力,真正實(shí)現辦理一件、治理一片的法律效果和社會(huì )效果。


案例三

蔡某展、宋某平等人販賣(mài)、運輸毒品案


【關(guān)鍵詞】

自行補充偵查 數字賦能 洗錢(qián)罪 立案監督

【基本案情】

被告人宋某平,男,1974年出生,無(wú)業(yè)。

被告人宋某健,男,1995年出生,無(wú)業(yè)。

被告人蔡某展,男,1980年出生,無(wú)業(yè)。

2022年9月至2023年5月期間,宋某健先后三次駕車(chē)搭載宋某平前往汕尾陸豐市甲子鎮向蔡某展購買(mǎi)毒品甲基苯丙胺(俗稱(chēng)“冰毒”)共計170.27克。其后,宋某平向宋某健、張某等人販賣(mài)所購毒品,宋某健向范某販賣(mài)毒品甲基苯丙胺。

【訴訟及履職過(guò)程】

2023年10月7日、12月15日,清遠市佛岡縣人民檢察院分別對宋某平、宋某健、蔡某展等人以販賣(mài)、運輸毒品罪依法提起公訴。2023年12月28日、2024年2月5日,佛岡縣人民法院分別以蔡某展犯販賣(mài)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沒(méi)收個(gè)人全部財產(chǎn);以宋某平犯販賣(mài)、運輸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沒(méi)收個(gè)人全部財產(chǎn);以宋某健犯販賣(mài)、運輸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八萬(wàn)元。宋某平、宋某健未提出上訴,蔡某展上訴后,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活用技偵證據,破除認罪僵局。針對蔡某展和宋某健兩人否認參與毒品犯罪的辯解,承辦檢察官全面梳理在案證據,發(fā)現:(1)通話(huà)清單證實(shí)三人在陸豐進(jìn)行毒品交易的對應時(shí)間點(diǎn)有多次電話(huà)通聯(lián),且三人號碼歸屬地市一致;(2)微信交易記錄證實(shí)在宋某平與蔡某展的多次交易記錄中,交易時(shí)間、交易數額、交易次數與宋某平的供述一致;(3)公路卡口監控抓拍圖證實(shí)宋某平、宋某健的行車(chē)軌跡,顯示二人出現在相同的時(shí)間、空間。上述證據與宋某平的供述相印證。經(jīng)與公安機關(guān)溝通,得知公安機關(guān)在該案偵辦過(guò)程采取了技術(shù)偵查措施,承辦檢察官遂抓住毒品交易數量、金額、交易時(shí)間等關(guān)鍵內容,對蔡某展、宋某健有針對性地進(jìn)行審訊,突破二人心理防線(xiàn),促使二人供認販賣(mài)、運輸毒品的犯罪事實(shí)。

(二)拓展數字思維,鏈條式打擊犯罪。將案件辦理與數字思維深度融合,延伸檢察職能挖掘監督點(diǎn),一是通過(guò)梳理微信交易記錄、通話(huà)清單等電子數據,結合毒品交易案件具備的“單向交易”“毒資呈整數倍數增長(cháng)”等突出特點(diǎn),篩查出公安機關(guān)遺漏移送審查起訴的蔡某展于2022年9月向宋某平販賣(mài)毒品、宋某健向宋某平購得毒品后兩次向范某販賣(mài)毒品的犯罪事實(shí),補強證據后追加認定3宗販賣(mài)毒品犯罪事實(shí)。二是著(zhù)重審查毒品流通鏈條和毒贓流轉鏈條,詳細分析核對資金流向后成功鎖定洗錢(qián)犯罪線(xiàn)索3條,通過(guò)進(jìn)一步調查核實(shí),發(fā)現犯罪嫌疑人黃某榮多次在收取毒資后轉賬至其妻子劉某敏賬戶(hù)上,成功追訴洗錢(qián)犯罪1人。三是關(guān)聯(lián)分析購毒人員的通話(huà)清單、微信聊天記錄,結合證言材料,梳理涉毒可疑人員清單,核查后發(fā)現陳某某容留他人吸毒的關(guān)聯(lián)犯罪線(xiàn)索,通過(guò)引導補充偵查,成功監督公安機關(guān)立案1件。四是通過(guò)提取檢察業(yè)務(wù)系統近五年來(lái)涉毒品犯罪案件數據,形成含有販購毒人員的交易賬戶(hù)、電話(huà)、姓名、綽號等關(guān)鍵信息的毒品信息庫,與公安機關(guān)的吸毒人員信息庫進(jìn)行對比、關(guān)聯(lián),成功鎖定涉毒犯罪線(xiàn)索13條,追捕販毒人員7人。

(三)準確界定毒品代購行為,精準指控犯罪。針對宋某平對于為張某代購毒品而非向張某販賣(mài)毒品的辯解,準確認定宋某平將毒品提供給張某時(shí)收取了毒資,且張某并未事先聯(lián)系蔡某展購買(mǎi)毒品,亦無(wú)委托宋某平代其購買(mǎi)毒品的意思表示,沒(méi)有其他證據證明存在代購行為,宋某平的行為不屬于代購。遂將宋某平購買(mǎi)毒品的數量全部認定為其販賣(mài)毒品的數量向法院提起公訴,最終法院全部采納指控意見(jiàn)。

【典型意義】

檢察機關(guān)辦理“零口供”毒品犯罪案件,一是要依托技術(shù)偵查、涉案電子數據,對“毒品運向”“毒資流向”“人員軌跡”三要素合并審查,輔之以訊問(wèn)突破犯罪嫌疑人心理防線(xiàn)促使其認罪;二是要充分運用自行補充偵查,攻破案件疑點(diǎn),完善證據鏈條,助力案件事實(shí)情節準確認定;三是要利用數字賦能,提取整合毒品犯罪案件中的碎片化數據,通過(guò)數據碰撞、對比,讓毒品信息“開(kāi)口說(shuō)話(huà)”,全鏈條打擊毒品犯罪。


案例四

唐某販賣(mài)毒品、洗錢(qián)案


【關(guān)鍵詞】

販賣(mài)毒品 虛擬貨幣 自洗錢(qián) 提前介入 主客觀(guān)相統一

【基本案情】

被告人唐某,男,2002年出生,無(wú)業(yè)。

被告人唐某于2022年3月4日通過(guò)“telegram”聊天軟件向一男子(化名“HC”)販賣(mài)毒品大麻。唐某要求毒資必須通過(guò)虛擬貨幣支付,在確認“HC”已支付了毒資405.6個(gè)泰達幣(其中37.6個(gè)泰達幣系交易手續費)后,唐某將毒品放置在深圳市龍崗區吉祥路一餐館2樓的廁所馬桶蓋內,并將藏匿毒品的位置拍照發(fā)給“HC”。2022年3月4日晚上,深圳市公安局坪山分局民警在該餐館2樓的廁所馬桶蓋內繳獲販賣(mài)的毒品。經(jīng)鑒定,繳獲的毒品大麻重量為4.97克,其中檢出四氫大麻酚成分。

2022年3月4日22時(shí)許,被告人唐某在交付毒品并收到“HC”支付的368個(gè)泰達幣后,為掩飾、隱瞞毒品犯罪所得財物的來(lái)源和性質(zhì),通過(guò)虛擬貨幣交易平臺將收到的泰達幣轉換成2314.72元人民幣,再將該資金轉入支付寶內,隨后將虛擬貨幣交易平臺軟件和交易記錄刪除。被告人唐某于2022年5月25日被深圳市公安局坪山分局民警抓獲歸案。

【訴訟及履職過(guò)程】

2022年9月20日,深圳市坪山區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唐某犯販賣(mài)毒品罪、洗錢(qián)罪依法提起公訴。同年10月28日,坪山區人民法院以販賣(mài)毒品罪判處唐某有期徒刑六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以洗錢(qián)罪判處唐某拘役四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千元。被告人唐某未提出上訴,該判決已生效。

(一)提前介入涉毒案件,及時(shí)發(fā)現洗錢(qián)罪線(xiàn)索。偵查監督與協(xié)作配合辦公室派駐檢察官在提前介入案件時(shí),積極落實(shí)“一案雙查”辦案機制,既審查毒品犯罪又挖掘洗錢(qián)犯罪線(xiàn)索,通過(guò)分析涉案資金來(lái)源和去向,發(fā)現唐某可能存在掩飾、隱瞞販毒所得的行為,遂建議偵查機關(guān)將洗錢(qián)犯罪作為重點(diǎn)偵查方向。派駐檢察官依托偵查監督與協(xié)作配合辦公室,積極引導偵查人員調取唐某與購毒人員的聊天記錄、支付寶交易記錄等證據,及時(shí)固定轉換、轉移毒資的書(shū)面證據,為后續認定洗錢(qián)罪打下良好基礎。

(二)加強證據收集,堅持主客觀(guān)相統一認定洗錢(qián)罪。本案辦理過(guò)程中,唐某否認洗錢(qián)行為,辯解只是為了日常生活購物方便才將泰達幣轉換成人民幣,并不具有掩飾、隱瞞的犯罪意圖。承辦檢察官根據唐某的供述、與購毒人員的聊天記錄、支付寶交易記錄等證據發(fā)現,唐某具有使用虛擬貨幣向上家購買(mǎi)毒品、收到毒資后定期刪除交易軟件和更換手機等行為,結合其事前約定使用虛擬貨幣進(jìn)行交易的行為,可以認定其具有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的主觀(guān)故意。最終唐某承認其主觀(guān)上具有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的故意,使得自洗錢(qián)犯罪的主客觀(guān)證據相印證,確保了洗錢(qián)罪的準確認定。

(三)加強釋法說(shuō)理,確保認罪認罰的自愿性。針對唐某存在認罪不徹底的情況,承辦檢察官在訊問(wèn)唐某時(shí)加強釋法說(shuō)理工作,著(zhù)重向其說(shuō)明毒品犯罪的社會(huì )危害性以及認罪認罰的法律后果,促使被告人唐某在審查起訴階段自愿認罪認罰。檢察機關(guān)對唐某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提出精準量刑建議并被法院采納,被告人唐某當庭服判表示不上訴,實(shí)現了良好的辦案效果。

【典型意義】

當前毒品犯罪呈現利用互聯(lián)網(wǎng)小眾軟件、虛擬貨幣進(jìn)行交易,企圖逃避偵查的特點(diǎn),犯罪分子利用聊天軟件自動(dòng)刪除聊天記錄的隱蔽性、虛擬貨幣的加密性進(jìn)行毒品犯罪,給偵查取證工作帶來(lái)較大障礙。檢察機關(guān)辦理此類(lèi)案件應當充分落實(shí)“一案雙查”工作機制,高度重視對自洗錢(qián)犯罪線(xiàn)索的排查,積極發(fā)揮偵查監督與協(xié)作配合辦公室職能作用,及時(shí)引導偵查人員追蹤涉案資金來(lái)源與去向,加強證據收集,避免相關(guān)證據滅失或被隱匿。同時(shí),檢察機關(guān)應堅持主客觀(guān)相統一,著(zhù)重審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客觀(guān)上是否實(shí)施洗錢(qián)行為,主觀(guān)上是否具有掩飾、隱瞞犯罪所得來(lái)源和性質(zhì)的故意,準確認定自洗錢(qián)行為。


案例五

鄺某雯、倪某杉販賣(mài)、運輸毒品案


【關(guān)鍵詞】

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 追捕漏犯 寄遞安全 七號檢察建議

【基本案情】

被告人鄺某雯,女,1995年出生,無(wú)業(yè)。

被告人倪某杉,男,1989年出生,醫藥代表。

2016年11月份開(kāi)始,被告人倪某杉通過(guò)陜西省某市精神病院的醫生開(kāi)取大量管制類(lèi)二類(lèi)精神藥物“思諾思酒石酸唑吡坦片”后利用微信進(jìn)行銷(xiāo)售,并通過(guò)快遞方式郵寄給客戶(hù)。2016年11月至2022年5月期間,被告人倪某杉共計向100余人銷(xiāo)售“思諾思酒石酸唑吡坦片”2522盒,收取人民幣187068元;2021年4月份開(kāi)始,被告人鄺某雯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聯(lián)系其上家倪某杉購買(mǎi)“思諾思酒石酸唑吡坦片”,利用微博發(fā)布該藥物圖片吸引買(mǎi)家,隨后通過(guò)快遞的方式將藥物郵寄給吸毒人員。2021年4月至2021年11月期間,被告人鄺某雯共計銷(xiāo)售“思諾思酒石酸唑吡坦片”52次、473盒,收取人民幣112670元。

2022年6月14日,公安人員抓獲鄺某雯,查獲“思諾思酒石酸唑吡坦片”10片,檢出唑吡坦成分。2023年1月5日,公安人員抓獲倪某杉,從其住處起獲“思諾思酒石酸唑吡坦片”15片,檢出唑吡坦成分。

【訴訟及履職過(guò)程】

2022年7月19日,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鄺某雯。在辦理上述審查逮捕案件時(shí),檢察機關(guān)發(fā)現上家倪某杉的行為涉嫌構成販賣(mài)毒品罪,遂于同年10月19日向公安機關(guān)發(fā)出《應當逮捕犯罪嫌疑人意見(jiàn)書(shū)》追捕上家倪某杉。2023年1月5日,公安機關(guān)抓獲倪某杉。2022年10月14日、2023年6月20日,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檢察院先后對鄺某雯、倪某杉以販賣(mài)、運輸毒品罪提起公訴。2022年11月3日,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法院以販賣(mài)、運輸毒品罪判處鄺某雯有期徒刑三年二個(gè)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wàn)元;2023年8月2日,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法院以販賣(mài)、運輸毒品罪判處倪某杉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三萬(wàn)元。被告人鄺某雯、倪某杉未提出上訴,上述判決均已生效。

(一)抓住關(guān)鍵線(xiàn)索,引導偵查取證。審查逮捕階段,鄺某雯辯稱(chēng)自己因睡眠質(zhì)量問(wèn)題購買(mǎi)該藥品,看到他人因失眠向其求助后才向他人銷(xiāo)售、寄遞藥品。檢察人員通過(guò)查閱電子數據,篩查鄺某雯與上家倪某杉及三名下家的微信聊天記錄,結合鄺某雯在微博上發(fā)布關(guān)于“唑吡坦”圖片積極主動(dòng)尋求買(mǎi)家、本人長(cháng)期服用該藥物對藥物的依賴(lài)性、成癮性具有主觀(guān)明知等情況,夯實(shí)認定其毒品犯罪的主觀(guān)明知及販賣(mài)毒品的關(guān)鍵證據。檢察機關(guān)對鄺某雯批準逮捕后,向公安機關(guān)發(fā)出《繼續偵查取證意見(jiàn)書(shū)》,積極引導公安機關(guān)補充偵查取證,重點(diǎn)收集雙方毒品交易的微信、支付寶轉賬記錄,全面調取、梳理物流寄遞信息,結合毒品交易雙方的言詞證據確定了毒品交易的次數、數量和交易金額。

(二)全面審查證據,成功追捕漏犯。檢察機關(guān)全面審查鄺某雯案的證據,督促公安機關(guān)運用技術(shù)手段恢復鄺某雯手機的電子數據并對異常聯(lián)絡(luò )進(jìn)行篩查,核查鄺某雯異常錢(qián)款流向和對象,最終鎖定向鄺某雯銷(xiāo)售“思諾思酒石酸唑吡坦片”的人員身份系倪某杉。檢察機關(guān)向公安機關(guān)發(fā)出追捕文書(shū),確保倪某杉被抓獲。同時(shí),引導公安機關(guān)對上游犯罪調查取證,調取陜西當地精神病院醫生證言、購買(mǎi)人員證言、倪某杉的開(kāi)藥記錄、物流寄遞信息等證據,在倪某杉前期認罪態(tài)度不穩定的情況下,全面夯實(shí)客觀(guān)性證據,確保倪某杉獲得有罪判決。

(三)聽(tīng)取辯護意見(jiàn),依法準確認定犯罪性質(zhì)。針對辯護人認為倪某杉構成非法經(jīng)營(yíng)罪的辯護意見(jiàn),檢察機關(guān)綜合倪某杉的職業(yè)背景、聊天記錄、寄遞方式、交易對象、交易數量和價(jià)格等證據進(jìn)行分析論證,認為倪某杉作為醫學(xué)專(zhuān)業(yè)畢業(yè)生和醫藥公司醫學(xué)信息溝通代表,明知系處方藥物以及精神藥物受到嚴格管制、能夠使人形成癮癖,且部分購毒人員購買(mǎi)的頻率和數量已經(jīng)遠超合理的用藥量,其仍然繼續大量販賣(mài)、運輸牟利,可以認定其具有販賣(mài)、運輸毒品的主觀(guān)故意,其行為同時(shí)構成販賣(mài)、運輸毒品罪和非法經(jīng)營(yíng)罪,擇一重罪,依法以販賣(mài)、運輸毒品罪起訴,得到法院判決支持。

(四)堅持能動(dòng)履職,落實(shí)“七號檢察建議”。針對本案精神藥物流轉方式的特點(diǎn),檢察機關(guān)深入轄區內物流企業(yè)、快遞網(wǎng)點(diǎn),深挖寄遞安全共性問(wèn)題和突出隱患,結合辦理的相關(guān)案件及最高檢“七號檢察建議”的內容,向從業(yè)人員宣傳禁毒知識,講解近年來(lái)出現的利用“網(wǎng)絡(luò )+寄遞”形式實(shí)施毒品犯罪要如何識別與預防。同時(shí),檢察機關(guān)與快遞企業(yè)、快遞監管部門(mén)開(kāi)展座談會(huì ),指出新形勢下違禁品寄遞風(fēng)險和危害,督促企業(yè)落實(shí)安全、合規制度,建議完善快遞從業(yè)人員毒品等法律知識專(zhuān)門(mén)培訓,建立“白名單+黑名單”制度,針對多次出現毒品犯罪的網(wǎng)點(diǎn)及時(shí)約談、整改,堵塞漏洞。

【典型意義】

辦理販賣(mài)國家管制精神藥品類(lèi)案件,檢察機關(guān)要通過(guò)被告人從業(yè)經(jīng)歷、接觸該類(lèi)管制精神藥品的原由、被告人販賣(mài)的動(dòng)機、方式等方面的證據,證實(shí)其主觀(guān)上具有販賣(mài)毒品的故意,引導公安機關(guān)依法收集、固定相關(guān)證據。對于發(fā)現毒品犯罪案件的上家,要借助大數據信息,鎖定嫌疑人身份,及時(shí)追捕到案,實(shí)現對毒品犯罪的全鏈條打擊。檢察機關(guān)還要充分發(fā)揮檢察職能,積極參與社會(huì )綜合治理,定時(shí)向物流快遞網(wǎng)點(diǎn)開(kāi)展毒品預防宣傳,及時(shí)堵塞寄遞毒品漏洞。


案例六

鐘某創(chuàng )等六人販賣(mài)、制造毒品案

【關(guān)鍵詞】

販賣(mài)、制造毒品 追訴漏罪漏犯 多級聯(lián)動(dòng) 一體化辦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鐘某創(chuàng ),男,1981年出生,無(wú)業(yè)。

被告人莊某雄,男,1977年出生,個(gè)體司機。

被告人劉某秉,男,1988年出生,無(wú)業(yè)。

被告人陳某亮,男,1972年出生,個(gè)體司機。

被告人孫某,男,1969年出生,個(gè)體經(jīng)營(yíng)戶(hù)。

被告人陳某波,男,1965年出生,個(gè)體經(jīng)營(yíng)戶(hù)。

2016年7、8月間,同案人蔡某亮(已判決)伙同他人在廣東省潮州市潮安區金石鎮遠光村一閑置工場(chǎng)內制造甲基苯丙胺(冰毒)。之后,蔡某亮聯(lián)系鐘某創(chuàng )幫忙銷(xiāo)售其制造的甲基苯丙胺。同年8月22日下午2時(shí)許,鐘某創(chuàng )聯(lián)系到購買(mǎi)毒品的下家陳某平(另案處理),約定交易20千克甲基苯丙胺,鐘某創(chuàng )讓劉某秉駕車(chē)載其和蔡某亮,三人一同前往潮州市潮安區沙溪鎮沙溪高速公路出口與陳某平交易毒品。后雙方成功交易甲基苯丙胺20千克。同日19時(shí)許,莊某雄打電話(huà)給鐘某創(chuàng ),說(shuō)他的朋友“手機佬”要100千克甲基苯丙胺。鐘某創(chuàng )遂聯(lián)系蔡某亮購買(mǎi)其制造的甲基苯丙胺,再販賣(mài)給“手機佬”。預定好毒品交易時(shí)間、地點(diǎn)等后,鐘某創(chuàng )讓劉某秉駕車(chē)載其到廣東省陸豐市博美廣場(chǎng),上了“手機佬”的車(chē)收取毒資,與莊某雄、“手機佬”一起到陸豐市甲子鎮將毒資交給蔡某亮,又讓劉某秉載莊某雄去上述沙溪高速公路出口等他們,鐘某創(chuàng )、蔡某亮、“手機佬”則駕駛另外一輛汽車(chē)前往沙溪高速公路出口拿毒品。后雙方成功交易甲基苯丙胺100千克。蔡某亮等人在潮州市制造并販賣(mài)后剩余的57.8千克甲基苯丙胺及制毒原料、工具,由同案人孫某勇(已判決)轉移藏匿,后被公安機關(guān)查獲。

2016年2月,同案人黃某迎(已判決)雇請陳某亮為其制造甲基苯丙胺,并冒用他人身份租賃廣東省中山市東升鎮某小區某房。期間,陳某亮糾集孫某、陳某波、鐘某創(chuàng )共同制毒。同年4月,黃某迎指使同案人租賃中山市小欖鎮祥興路43號廠(chǎng)房(以下簡(jiǎn)稱(chēng)43號廠(chǎng)房),準備好制造毒品所需工具及材料,將陳某亮、孫某、陳某波、鐘某創(chuàng )等人接到43號廠(chǎng)房,上述人員按照分工開(kāi)始制造甲基苯丙胺。制毒完成后,陳某亮、孫某、陳某波、鐘某創(chuàng )在獲得黃某迎支付的制毒報酬后離開(kāi)。黃某迎安排同案人陳某林、楊某(均已判決)清理43號廠(chǎng)房并將制毒工具及甲基苯丙胺半成品轉移至前述中山市東升鎮某小區某房,于同年6月11日至12日糾集蔡某平(已判決)、陳某林等人繼續制毒。同月13日21時(shí)許,民警在該房扣押相關(guān)毒品。

【訴訟及履職過(guò)程】

2018年11月2日,被告人陳某波、孫某、莊某雄、陳某亮、劉某秉、鐘某創(chuàng )因制造毒品罪被梅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六個(gè)月至有期徒刑十五年。鐘某創(chuàng )等人上訴后,承辦檢察官經(jīng)審查發(fā)現,除本宗制毒事實(shí)外,鐘某創(chuàng )等人在潮州涉嫌販賣(mài)毒品及在中山涉嫌制造毒品的犯罪行為未被起訴追究刑事責任,存在漏罪。經(jīng)兩級院溝通協(xié)調,2021年11月1日,梅州市人民檢察院以鐘某創(chuàng )、劉某秉、莊某雄犯販賣(mài)毒品罪,陳某亮、陳某波、鐘某創(chuàng )、孫某犯制造毒品罪,向梅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22年12月15日,梅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刑事判決,以販賣(mài)、制造毒品罪判處被告人鐘某創(chuàng )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méi)收個(gè)人全部財產(chǎn);以販賣(mài)毒品罪判處被告人莊某雄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méi)收個(gè)人全部財產(chǎn);其余被告人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至無(wú)期徒刑。鐘某創(chuàng )等人上訴后,2023年12月20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以販賣(mài)、制造毒品罪判處鐘某創(chuàng )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以販賣(mài)毒品罪判處莊某雄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其余被告人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至無(wú)期徒刑。

(一)審查發(fā)現漏罪漏犯,深挖細查,精準追訴。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承辦檢察官逐個(gè)梳理,逐事對比全部案件材料,全面掌握多人多起毒品案件全貌,深挖細查發(fā)現漏罪線(xiàn)索。經(jīng)細致審查,認為認定鐘某創(chuàng )等人在潮州販賣(mài)毒品、在中山制造毒品的證據已達到起訴標準,確有追訴必要。隨后,廣東省人民檢察院發(fā)出核查鐘某創(chuàng )等人漏罪情況的通知,要求梅州市人民檢察院對全案可能存在的販賣(mài)、制造毒品罪一并予以審查,依法作出決定。

在省檢察院的指導下,梅州市人民檢察院承辦檢察官聯(lián)合梅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隊負責同志,與原辦案單位梅州市公安局梅縣區分局禁毒大隊辦案同志一起會(huì )商案情,從案件管轄、法律適用、事實(shí)認定、證據收集等方面進(jìn)行研判,打消公安人員的疑慮和顧慮,最終決定由該局層報市局、省公安廳,將潮州販賣(mài)毒品案和中山制造毒品案指定由該局偵查,確保取證程序合法合規。

(二)注重訊問(wèn)策略,再追漏犯,有力指控犯罪。一審開(kāi)庭時(shí),公訴人通過(guò)訊問(wèn)技巧,發(fā)現被告人供述、辯解的矛盾,當庭指出被告人翻供均沒(méi)有正當理由或者沒(méi)有證據予以佐證。尤其是當公訴人發(fā)現被告人陳某亮在接受法庭訊問(wèn)時(shí)雖然翻供,但其內心猶豫不決時(shí),通過(guò)法庭現場(chǎng)的法制教育后,讓法警將其暫時(shí)帶離法庭后再次接受訊問(wèn),攻破其心理防線(xiàn),被告人陳某亮當庭承認伙同鐘某創(chuàng )等人在中山制造毒品的犯罪事實(shí),取得良好的庭審效果。

在本案二審階段,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承辦檢察官在提審訊問(wèn)六名被告人時(shí),有針對性地進(jìn)行政策、法律、道德、親情等方面教育,在強大的政策攻心下,部分被告人作出了有罪供述,被告人孫某主動(dòng)檢舉中山制造毒品犯罪中,尚有一名制毒師傅林某懋未歸案,其掌握這名制毒師傅的具體情況,請求戴罪立功。承辦檢察官將相關(guān)線(xiàn)索轉交中山市人民檢察院,現中山市人民檢察院已對林某懋涉嫌制造毒品一案提起公訴,至此,中山制造毒品案件中的所有毒販均已落網(wǎng)。

【典型意義】

檢察機關(guān)在辦理毒品犯罪案件過(guò)程中,應注重深挖犯罪全鏈條,善于從犯罪事實(shí)和證據中挖掘、發(fā)現線(xiàn)索,提高追訴毒品犯罪的主觀(guān)意識和辦案能力,積極追訴漏罪漏犯。要注重訊問(wèn)技巧,加強政策攻心,強化庭審指控,爭取良好的庭審效果。各級檢察機關(guān)必須加強上下聯(lián)動(dòng),切實(shí)提升辦案質(zhì)效,形成打擊毒品犯罪合力。上級檢察機關(guān)要加強協(xié)調、指導,通過(guò)接力追訴等方式,實(shí)現司法辦案不枉不縱的效果。

本網(wǎng)網(wǎng)頁(yè)設計、圖標、內容未經(jīng)協(xié)議授權禁止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禁止作為任何商業(yè)用途的使用。
版權所有:廣東省人民檢察院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珠江新城華強路6號 郵編:510623
技術(shù)支持:
正義網(wǎng) 京ICP備10217144-1號